以上音频技术来自:讯飞有声

上周对于美股市场来说,是黑色的一周!

12月7日,美股三大股指再度全线下挫,标普、道指跌逾2%,纳指大跌3.05%。全周(12月3日-7日)道指累跌4.5%,纳指累跌4.93%,标普500指数累跌4.6%,三大股指均创下3月份以来最大单周跌幅。小盘股罗素2000指数跌5.56%,创2016年1月份以来最大单周跌幅。

整体来看,美股总市值由前一周的39.98万亿美元,跌落至12月7日的38.27万亿美元,市值一周蒸发1.71万亿美元,即11.8万亿人民币,相当于德国2017年全年GDP的二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中金研报数据显示,上周(12月3日-7日)资金正加速流出美日欧股市,而加速流入新兴市场,特别是A股市场:

美股市场上周流出42.3亿美元;日本股市流出13.1亿美元;发达欧洲也流出16.9亿美元;而新兴市场流入22.6亿美元,规模高于前一周的3.7亿美元,主要得益于中国市场的大幅流入。整体来看,上周全球权益类资产流出49.8亿美元,与上周15.4亿美元的流出规模相比有所加速。

具体来看,美股科技股再度成为本轮大跌的主力军。12月7日,FAANG五大科技股集体大跌,奈飞跌超6%,亚马逊跌超4%,苹果和谷歌均跌约3%,且两只股票几乎全部回吐今年涨幅,只有奈飞和亚马逊今年迄今为上涨。

从全球范围来看,上周全球股市呈现普跌态势,美股三大股指跌幅位居全球重要指数跌幅前三,仅有中国股市和俄罗斯股市实现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股持续下跌之际,A股的投资价值正在被国际资金认可,而且今年以来,外资私募机构开始加速进入中国市场。数据显示,自2018年以来,北向资金净流入达2906.57亿元。更重要的是,明年MSCI将大幅调高纳入A股比例,富时罗素也将纳入A股,届时将有更多外资涌入A股市场。

12月7日,美股三大股指再度全线下挫,标普收跌2.3%,道指收跌约550点,跌2.24%,纳指收跌3.05%。

全周(12月3日-7日)来看,道指累跌4.5%,纳指累跌4.93%,标普500指数累跌4.6%,三大股指均创下3月份以来最大单周跌幅。小盘股罗素2000指数跌5.56%,创2016年1月份以来最大单周跌幅。

数据显示,上周纽约证交所跌涨股家数比为2.08:1,纳斯达克市场为2.63:1。有13只标普500指数成分股触及52周新高,38只触及新低。有12只纳斯达克指数成分股触及新高,238只触及新低。

整体来看,美股总市值由前一周的39.98万亿美元,跌落至12月7日的38.27万亿美元,市值一周蒸发1.71万亿美元,即11.8万亿人民币。

美股科技股再度成为本轮大跌的主力军。12月7日,FAANG五大科技股集体大跌,奈飞跌超6%,亚马逊跌超4%,苹果和谷歌均跌约3%,且两只股票几乎全部回吐今年涨幅,只有奈飞和亚马逊今年迄今为上涨。

芯片类股集体大跌,费城半导体指数收跌3.74%;AMD收跌8.64%,恩智浦、英伟达、美光科技均收跌超6%,英特尔跌超4%。其他科技股中,微软跌4%,IBM跌3.69%,特斯拉因杰富瑞上调评级一度涨超4%,最终收跌1.4%。

截至收盘,苹果市值已不足8000亿美元,报7995.52亿美元,较最高点已蒸发逾3000亿美元,微软以8046.21亿美元再次问鼎市值桂冠。整体来看,FAANG五大科技股上周累计蒸发约1300亿美元。

科技股的持续下跌,也造成了众多机构的抛售,抛售的同时也加剧了科技股的再度下跌。数据显示,科技股正遭遇减持:

11月15日,索罗斯基金公布今年三季度持仓报告显示,索罗斯清仓了Facebook,并对Netflix、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等科技股进行减仓。11月14日,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公布的三季度持仓报告显示,基金管理人瑞·达利欧也减持了甲骨文等科技股股票。

美银美林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当前股票多头型基金已大举从能源、科技、工业品和材料等周期性板块撤离,投向医疗保健、日用品、公用事业板块等防御性板块股票,导致这些防御性板块持仓头寸快速回升至过去两年以来最高水平。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师迈克尔·威尔逊也曾表示,由于科技股和成长股“极少被过度热捧和过度买进”,其经历“暴风雨”的风险显著增加,投资者应增加防御性头寸配置。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对于FAANG五大科技来说,各有“难言之隐”。

iPhone是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贵,销量却没有实现期望中的增长。苹果最新财报显示,上个季度,苹果共卖出4130万台iPhone,同比增长1%。四季度iPhone销售量为4688.9万部,与去年同期的4667.7万部,仅增长0.45%,未能达到分析师平均预期的4700万部。

此前,Facebook因被指控操控2016年大选,从而引发数据安全担忧,扎克伯格还接受了美国国会的“拷问”。与此同时,Facebook管理层被曝内部出现分歧。最近,《纽约时报》还曝出了Facebook的“黑公关”问题。

亚马逊给出的四季度业绩预期是净销售额665亿美元到725亿美元,低于华尔街普遍预期的737.9亿美元。重要的是,第四季度是美国传统的购物季,对于亚马逊的财务至关重要。下调营收预期,意味着其传统电商零售业务增长动能堪忧。

7月份中旬,奈飞发布2018Q2财报,净利润大幅增长482%,营收、新增订户人数以及第三季度业绩展望等主要业绩指标均远低于预期。

近期谷歌母公司Alphabet宣布关闭双足机器人部门Schaft,这是继出售波士顿动力公司后,再一次放弃机器人计划的信号。曾经雄心勃勃,2013年收购了8家机器人公司,如今却在机器人上节节败退。

市场分析认为,美债收益率“倒挂”成为美股暴跌的主因。最新数据显示,两年期/10年期美债收益率差收窄至9.92个基点,创2007年以来新低。

特别是在贸易形势和美联储加息前景变动的双重影响下,美债收益率的扁平程度再度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新高。周一3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较5年期高出1.4个基点,是自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倒挂。

根据历史经验,美债收益率倒挂是美国经济衰退和股市调整的先行指标,短债收益率高于长债,意味着长线投资的信心减弱,投资者对未来收益的期望下降。

光大证券较为乐观,研报中指出,期限利差收窄是美联储加息“遇上”近期市场预期波动所致,也可能与美联储缩表进程缓慢有关。从历史经验来看,利差收窄会侵蚀银行利润,影响银行放贷能力,增加市场的担心。不过,在分析倒挂的含义时也要看其他指标。与历史上利率倒挂时相比,当前美国经济基本面指标还比较健康。企业盈利增速仍在上升,单位劳动力成本增速温和,金融条件比较宽松。因此,利差收窄未必代表美国经济基本面在恶化,这次更多是市场情绪的宣泄。

中金策略表示,对于贸易谈判前景的担心取代了周末G20中美元首会晤后的乐观情绪,再度占据上风。直接的导火索是因为特朗普总统在其twitter上表示,中美贸易谈判已经开始,但是是由一直持强硬态度的美国贸易代表Lighthizer牵头主导。另外,特朗普总统也再度表示自己是“TariffMan”,如果90天之内无法达成协议,仍将考虑关税措施。这一表态明显加速了美股市场的下跌,包括一直以来对中国敞口较大的波音、卡特彼勒,以及前两天预期中国可能降低美国汽车进口关税而大幅上涨的美股汽车股的跌幅都非常显著,这也表明投资者对贸易谈判前景的担忧再度增加。

中信证券表示,中期不确定性仍在,风险充分化解还需等待。一方面,外部需求压力和国内对冲政策的力度同涨同跌,中美分歧是阶段性缓和而非根本性缓解,90天谈判的结果仍有不确定性。另一方面,近期油价下行,年报商誉减值等风险也使得A股基本面预期比较紊乱。招商宏观提到,参考过去一年的经验和美方善变的态度,中美贸易摩擦还看不到彻底终结的曙光。

美联储动态仍是市场焦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此前的“鸽派”讲话令市场稍微缓了口气。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三号人物、纽约联储行长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再度释放“鹰派”讲话:美国经济状况“处在真正良好的状态”。他表示:“鉴于这种前景,我认为继续逐步加息将能促进经济持续扩张。”

不过,今日又有美联储成员首次公开暗示:FOMC需要将下一次加息的时间推迟至明年。美国圣路易斯联储主席Bullard(2019年有投票权)称,由于美债收益率曲线收窄的缘故,美联储可能并不会在12月份加息,可能会推迟至2019年1月份。收益率曲线不断收窄,意味着市场认为美联储在利率正常化方面走得太远。美债收益率曲线非常平坦,自2014年以来就趋平。

随着美股三大股指不断下行,美股“熊市来了”的声音逐渐多了起来。美银美林量化分析团队此前发布研报指出,19个熊市指标中美股已经被触发了14个。

美股“大空头”、经济学家兼作家Harry Dent日前撰文指出,未来几周市场恐出现急剧、深度的崩盘。下图表明,从2018年2月到9月,“聪明钱”一直没有买进,他们可能会带头抛售,这将是一种不祥之兆,并增加股市在未来暴跌40%左右的可能性。

Harry Dent指出,这是该指标中最剧烈和最严重的崩溃。这一指数在2000年科技股崩盘前下跌了20%;在2007-08年崩盘之前和崩盘时,该指数下跌了24%。而目前该指数已经下降38%,而且是直线下降!如果这是衡量“聪明钱”情绪的正确指标,那么他们不仅在9月份反弹见顶前没有买入,而且他们还会在下跌和反弹时持续做空。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提醒,接下来的两到三周是一个危险的时期。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股持续下跌之际,A股的投资价值正在被国际资金仍可。数据显示,自2018年以来,北向资金净流入达2906.57亿元。

中金公司认为,美股长时间的上涨积累了较多的获利盘,而且从海外投资者、美国居民自身的资产配置、以及融资账户隐含的杠杆均处于历史高位。因此如果继续大跌引发恐慌的话,不排除会出现进一步抛压,即所谓“下跌本身带来的风险”。

国际知名投资人吉姆·罗杰斯曾公开表示,“我持有中国的股票,已经不再持有美国的股票了。美国股票虽然处在历史新高,但是中国股市一直处在一个比较低迷的状况。”

桥水联席首席投资官Bob Prince认为,美联储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已开始对经济活动构成冲击,并令金融市场承压,美国经济面临繁荣减速的局面。随着欧美经济周期接近尾声,投资者应考虑“转向东方”。五年之内,以中国为首的新兴亚洲经济集团经济规模增量将与日本经济相当;十年之内,增量规模可匹敌欧洲经济。

高盛亚洲中国首席股票策略师刘劲津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海外投资者普遍看好A股,其中,欧美投资者对A股投资兴趣升至10年高位。相反,美股经历了10年的牛市,估值相对较高,海外投资者对于美国市场比较悲观。而且美股整体PE在17倍左右,A股10倍不到的PE更有吸引力。

对A股虎视眈眈外资机构还有瑞银。瑞银资产管理中国股票主管施斌认为,A股在MSCI指数中权重提高,以及纳入富时罗素指数体系,将增加外资对A股的主动型投资。从长远来看,A股目前估值水平较低,是较好的切入时点。施斌透露,自己最看好的板块是消费、医疗和互联网。

前几日,MSCI明晟亚太地区研究负责人Chin Ping Chia称,计划明年将中国内地股票在其全球基准指数中的权重由5%提高至20%,可能会吸引逾800亿美元(5500亿人民币)的新外国投资进入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股市(A股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在MSCI宣布将中国A股纳入其全球指数体系后,竞争对手富时罗素也加快了步伐。9月27日,富时罗素宣布,将A股纳入其全球股票指数系列,并于2019年6月开始实施。

富时罗素公布的文件显示,A股纳入富时罗素的过程将分为三步,2019年6月纳入20%(20亿美元),2019年9月纳入40%(40亿美元),2020年3月纳入40%(40亿美元),涵盖大、中、小股票。从纳入比重来看,在第一阶段,A股将占到富时罗素新兴市场比重的5.57%,“入富”第一阶段将带来100亿美元净被动资金流入。

广发证券表示,A股如纳入富时指数,预计纳入富时指数给A股带来的短期资金流与MSCI相当。将进一步加快A股融入全球资本市场步伐,A股市场追求蓝筹股、价值股的风格将进一步强化。

桥水联席首席投资官Bob Prince认为,美联储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已开始对经济活动构成冲击,并令金融市场承压,美国经济面临繁荣减速的局面。随着欧美经济周期接近尾声,投资者应考虑“转向东方”。五年之内,以中国为首的新兴亚洲经济集团经济规模增量将与日本经济相当;十年之内,增量规模可匹敌欧洲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外资私募机构开始加速进入中国市场。

近日,全球最大的资管公司贝莱德(BlackRock)旗下的“贝莱德中国A股机遇私募基金1期”开始发行,引发市场重点关注。据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备案并发行的外资私募基金数量达到15只,分别来自于10家外资私募机构。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有一种美好习惯,叫做阅后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