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苹果进校园之哈尔滨工程大学站

其实我第一次哈工程来的时候,我分不清楚哈工程和哈工大有什么区别。到后来因为我自己是一个舰船迷,所以对于海军相关的信息,类似于有什么新的这个护卫舰,我们国家海上的巡航导弹的发展等等,这些我都是非常关注。所以我也很喜欢有机会在这样的学校中,就像现在这样来和同学们来互动和学习。

其实我自己是个典型的文科生,所以对理工类的学校本身也还有一些特殊的看法。我也知道我们学校中的同学们做的一些创新创业的项目,无论是在参加全国大赛,或者是作为实际的创业项目落地,尤其是得到创投的认同方面,应该也算是小有业绩。

就在今天晚上的这个时间呢,我特别想从三个方面跟大家分享一下『如何提高我们的创造力,如何增加我们创造力的浓度』。

第一个点就是从我们形成创意到行动,就是动手的重要性。

其实如果比较一下文理工这三个方向的工作里面,工科其实是在这三个方向中,相对来说动手程度最高的。我们现在从全国的学校的创业成就来说,事实上像清华,像浙大,像北理工,像上海交大……这些学校通常是属于创业项目,无论是商业项目的总量,还有它的落地性都是比较强的。

现在我们特别会强调要把科研成果要走向产业化,那么未来还可以变成应用性实验,将来就可能直接要真正面对产品在我们产业中间来应用,甚至会创造更多新的产业。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工科学校的系统注重行动。同学们,我们想过的东西,若不经过行动,是很难真正成为我们稳固的技能的。

我自己作为一个文科生,知道我们文科生真正的薄弱的地方是什么。最早文科的始祖是谁?可能大家会认为是孔夫子,但是你们很少知道孔夫子是一个文理工兼全的老先生。

孔夫子讲究四书五经六艺,四书五经讲的是文科的部分,讲究仁义道德,讲究过去的礼仪变张。那个时代墨家专门要把他们自己构想的东西,比如说一个是工程,它建造云梯,还有投石器,还有地道,他们发明了很多新型的这个武器装备,基本上我觉得跟哈工程是同一个体系的。

那个时候的诸子如果把诸子百家放在一起的话,就有点像一个大学里面的文理工系科各个系科,有搞工程的,有偏文的,有偏理的,你看计量家他就能够用数量计算出我们投入多少产出多少,这个适不适合买卖,值不值得干。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光有理念光有构想而没有落地的话,就很难真正变成生产,而这一点在今天变得更加的重要。

如果我们今天站在创新创业的角度来说,大学生最重要的教科书,包括教务处的东西,我们要怀着批判性和建设行的目光看待教科书。

批判性的意思是什么呢?

就是我用质疑的角度来说,难道一个事情只能这样做吗?

建设性的思维就是说除了你会批判之外,那你有没有替代的更好的思路?

换句话说,当我们在教科书中看到一个说法、一个理论、一个做法的时候,我们就要思考另外一个问题,有没有更多的更好的做法。

大学生到学校里来不是简单的学习的,我们是来学问的,问是什么,我们就要质问原来的这些东西够吗?所以这是我们学习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本的态度。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叫批判性思维。

所谓批判性思维就是不满足于已经学到的东西,就算你考一百分,能成为教科书里考一百分,又怎么样?把历史知识考了一百分,并不能证明你优秀,这只能证明你还不错,能够达到这个基本水平了。

所以第一点特别提醒大家,要在教科书之外,要在质疑教科书的过程去展望学术的前沿和社会需要的前沿。

第二点,我们在把产品做好的前提下,不要忘了我们做的产品是为客户和消费者而做的。

这里面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理解对面人的需要。站在这个角度来说,鼓励我们学习,我们学工科的同学一定要学习理解的学问,就是要有理解力的学问。

这个理解力,包括怎么做沟通,怎么做传播,怎么理解社会心理,中间说话的时候怎么会产生误解。

文学它构想一种场景,你就想象其中人会怎样?以前历史人会怎样?我们今天人需要怎样?是吧?那心理学个体的人怎样?

所以我们理解一个人,这个人他本身是发展和成长,从他一个小孩的时候,什么样的心理,少年什么心理,青年什么心理,中年什么心理?社会学在讲人在互相联系中间会怎样?

但是如果在创业团队中间,它的基本原因正好是反的,创业团队里头很重要的特点互补。这个协同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来说,超越我们很多搞工程制作的同学真正愿意干的事,当然我们知道一个团队之间,要想把它做的好,这个团队要有完全不同的角色。

在这个过程里面,人没有那么高的才华,却给了他那么高的职位,我们这些领导人,要对员工有恩于他,他才会追随你。你自己做做社团,你就慢慢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有些人说创业一定要成功,要说成功,那是你每一次去做学生活动去参加学生社团,每一件事情要用心去琢磨我刚刚说的三件事。

❐ 第一件事,通过行动培养自己落地产生东西的技能,这比单纯的理念更有价值;

❐ 第二件事,在这个过程中,理解别人的需要,形成自己的管理技巧和个人的沟通技巧;

❐ 第三件事,不在于我们自身这个局,在这个局里面,不见得我们自己要当老大。

第三点是我们要创作,个体的力量非常的有限。

这就是你跨界有更好的方法来帮助你解决,所以今天我们这些部门很擅长的就是这个专业有什么特点。我们有些同学在对待一些东西的时候,爱好没有那么深,还有一个什么呢?

就是你的灵感来源比较传统,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好多好多专家在面对新的动力源时,你们可能会有很多好的发现。

我们很多人把跨界当作业余解个闷是吧。带一点小情绪的,而这个大学是把跨界当作他们的核心的。但其实我们今天的行为是不够有创造性的。

所以很多人看来我们一辈子有1000亿多个脑细胞死的时候才有五千万六千万个,2000分之一而已呀。我们很多教育早早的限制了我们脑细胞的活跃性,使得我们只在低活跃度层面使用我们的脑细胞。

如何能够刺激我们的脑功能更好地利用这就变成了类脑功能和脑功能语言之间一个更大的一个问题,一个机会从他需要去把信息科技中间的与我们的人脑更多的连接起来,这才产生了脑机械可能的问题。这是跨越了我们传统学科过去分布的模式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今天越是从不可能的领域中间探索,越是容易碰撞出匪夷所思的思路来,这也是想要扎入里面。

大家都是大一的本科生,我想大家在大一的时候一开始就从跨越跨界和碰撞中,找到我们特别愿意耐心的嵌入的那个点和我们特别找到的碰撞的以后的新的点,所以我对我们哈工程大学,我们要花费足够的时间来进行跨界。然后你才去挖掘。

越是在前面的跨界和坚实的基础上找到你爱好的嵌入的那个点,你在那个点进行的迁移可能会达到其他人不能达到的深度,也正因为你有来自其他的信息源和动力源,所以你在这个领域中间你也会开发出发明出别人没有的这种解决问题的新的机制。

突破自我、勇于尝试——袁岳博士做客第95期企业家论坛

11月28日下午3时30分,黑龙江大学学生创业协会第95期企业家论坛在3号楼地下报告厅举办。袁岳博士受邀参加本次企业家论坛,以“新人种创造新物种”为主题,讲述他心目中的青年创业。袁岳博士此次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演讲。

随着时代的不断变化,00后将成为我国历史上人数最少的一代人。同时由于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年轻人形成需求时将更富有想象力,这就是新人种。新人种对新物品、新消费更感兴趣。而与此对应的老人种消费则比较保守。

年轻人一定要勇于尝试,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年轻人一定要认识到自己学了什么、喜欢什么、擅长什么。年轻人创业时一定要选择前沿的东西,起步就要与新事物同步;年轻人要锻炼团队协作法;创业时要高举自己独特的旗帜。

编辑:李樱、施琼翠

审核:黑苹果媒体中心

青年|公益|职场|成长|进步

微博:@黑苹果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