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记者的劝说,这些学生全然不顾,仍然沉迷在游戏的世界里。那么,这些手机是谁给他们的?又怎么会都聚在这间水吧里打游戏呢?

图源于网络

不过,对于租用手机给学生玩游戏的情况,水吧老板却给出了另一种说法。对于记者的追问,这名水吧老板不愿多说。而记者观察发现,来到这里的孩子,最小的才上小学一年级,他们抱着手机聚精会神地打游戏的痴迷状态,让人不仅担心甚至还有些心疼。尽管现场,孩子们都指认手中的手机是向水吧租来的,但是水吧老板却予以否认。那么,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随后赶来的派出所民警,很快给出了一个答案。

与先前一口否认租赁手机给孩子玩的说法不一样,在民警进行取证调查后,这名老板改口承认,手机确实是他租赁给孩子玩的,一个小时3块钱。记者粗略算了一下,按照中午15个孩子的客流量,光是中午这两个小时下来,水吧老板就能赚近一百元。遇到周末放假时,这里是全天开放,赚的也会更多。

因为没有相关的经营许可,民警将水吧老板带回派出所进行调查。而比起这间堂而皇之在门面内做起手机租赁生意的水吧,吴先生先前向我们反映的另外两间类似的小卖部,他们更加隐蔽,手机租赁不在门面内,而在门店后门,设有专门场所,并且只有学生才能进去。为了核实情况,我们陪同民警一块来到了吴先生所说的其中一家小卖部。

令人没想到的是,小卖部门后的景象,竟然是一栋居民楼,在居民楼的二楼,多名孩子靠坐在椅子上,打着各种手游,这里租赁费用同样是三块钱一个小时,而且不仅出租手机,还有更大更宽的苹果ipad供学生选择。在二楼靠里面一间狭小的屋子里,有两名学生甚至在摸黑打着游戏,丝毫没察觉到民警等人的到来。

这名老板表示,他也是看对面的商铺经营了这种手机租赁生意,他才跟了风。之后民警又到他所指的这家商铺查看,但已经大门紧锁。直播海南记者报道。

租赁手机玩游戏的店铺,一个个在学校周边兴起,背后的驱动力,无疑是可观的商业利益,他们瞄准的目标也都是附近的小学生。那么,这样的情况,学生家长和学校以及相关职能部门是否知情呢?这样的“租赁”,又该如何监管呢?

学生们表示,因为家里父母管的严,不让玩手机,他们便每天用零花钱,偷偷的在这些手机租赁店里玩。那么,对于这样的情况,家长和学校又是否知情呢?

既不知道,也不能管,那么,这种在校园周边用手机租赁玩游戏的经营方式,又该如何监管呢?对此,辖区的解放派出所表示,因为这种手机租赁的方式属于新型的经营模式,没有先例可循,他们只属于配合执法的部门,具体的监管可能在工商和文体部门。当天下午,记者也将情况反映给了儋州市工商局和儋州市文体局。在查询了相应的法规政策后,双方也最终确认了对手机租赁玩游戏这种新型经营方式的监管主体。

根据相关法规,手机租赁玩网游,也属于网络文化经营范畴,必须要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而经过核查,被调查的这两家店铺,均涉嫌无证经营。

其实,早在几个月,我们就曾报道过海口也出现手机租赁给小孩子玩网游的情况,多处相继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市场推动的商业利益,另一方面则是手机游戏对孩子的深切吸引,如何维护孩子成长的身心健康,这不仅要求家长学校加强对孩子的监管,有效疏导孩子对手机游戏的依赖。同时,相关职能部门也要进行长效化监管,从源头上打击违法经营行为。

来源:海南在线